||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三党文渣
想被评论
周末回复
感激不尽

【菊耀】溶尘(记梦中梦)

#还能好好相处好好发糖吗?嗯…或许能。

———正文———

王耀戴上口罩走近了屋角。

一堆书陈旧地凝固在那里。

模糊的窗玻璃透入暗色的光,触不到这处时间的角落。

最上面是一本空白的日记本,淡青色的绒封面已经沾满了灰黑色的尘。他看了看,拈起一角,毫不迟疑将它丢进了身边的纸箱。

这房间他已经收拾了两天,却只扔掉了一箱东西。他总是要停下动作,盯着窗外朦蓝的天幕,许久。

日记本下面是一盒贺卡,塑封套冷冰冰地看着他,里面的竹木色包装丝毫没有褪色。

王耀双手捧起盒子。

书堆骤然坍塌,扬起的飞尘让他扭过脸去。

尘埃落尽的废墟里有什么带着金属光泽的东西翘起了一角。

礼盒装的速溶巧克力粉。一百包规格,深蓝色的毛线花纹被透明塑料盒封得严...

【解释】《沙上草》是在讲些什么?

一个月(03天)前的更新今天来解释,写了好几个周末,不过只够交代个意思。
不需文链,以下粗体字是原文。
关于9/3七十二周年纪念日更新的解释。

故弄玄虚导致各位看不懂的鄙人,
可能只是条装X狗(。)

—————正文—————

沙丘上有绿洲。
——题记

(在这里做一个概述:这篇随键,讲的是一位边防军人祭奠战友时的所见所感。行文是由天色提示的时间顺序+插叙,穿插回忆。)

面前那片曾经枯黄的草丘,如今又是郁郁苍苍。深绿之中,甚至带了些潮湿而黯淡的颜色。草,无人践踩。肆意蔓生着,竟像他支翘的黑发。
(开头就是“我”视角的长了草的沙丘。黄昏之时日光晦暗,草丘深绿发黑,又因作了战士之墓,不会有人践踏。而“我”看着这荒草,...

【原创角色】沙上草

*全程未出现角色名,无视角转换注意。
*鄙人三党,这一年都会比较忙,旧坑抽空填,新东西估计基本以这种形式,请诸位见谅。
*是最近看了一份关于某位边防部队连长的资料,而突发的脑洞。
*喜欢题记这句话里面包含着的一些意思(stop,停止自吹)。

—————正文—————

沙丘上有绿洲。
                     ——题记

面前那片曾经枯黄的草丘,如今又是郁郁苍苍。深绿之中,甚至带了些潮湿而黯淡的颜色。草,无人践踩。肆意蔓生着,竟像他支翘的黑发。
漠漠黄昏。我手中的酒,浓稠如浆,猩红若...

【菊耀】A级警报(一) 嫌恶

*去年十月在候机厅开的坑,稍有修改
*兽人设定
*豹子菊fa肯定好好看😭

———一•嫌恶———
尖锐的指甲刺入面前剁碎的生肉,兴味索然地抓起,囫囵塞入口中。

他咀嚼着这令人作呕的血腥。

“这就是B级展品的待遇,它们吃的是A级展品的剩食……”

展区外面日复一日的讲解灌入本田菊的耳中,他已经习惯并厌烦了玻璃墙的喧哗,只是翻起眼睛看了看逆光之下那些面目不清的剪影,任污血随着两排牙齿的咬合而被挤出,在暗黄的皮肤上留下半透明的暗红。

恶心的食物。

本田菊潦草地吞下了碎肉,更加兴味索然地舔舔沾满血水的嘴唇,拖着步子绕展区走了一圈——刻意避开了那些敲在玻璃上的指节。

他在半人高的“假山”后颓然躺下,敲击玻璃墙的声音愈加刺耳...

【薄灯阁呓语】群犬

#随感:关于网络社会的氛围
#让我们慢一点,冷一点吧

某日,一人见群犬栖铺户外,惑之。倏尔一骨掷出,不待坠地,群犬即奔而狼夺,狺狺吠声,不绝于耳。
扯啮间,一犬忽朗声曰:“此乃犬骨,尔等争食,居心何在?”群犬怖甚,咸耷毛垂尾,四散而伏原地,唯恐避之不及。
既而又一饥犬前,嗅之。群犬恶之,欲斥,忽闻饥犬声泪俱下吠曰:“此乃犬骨,上有锯痕,遍遭鳞伤,其非我同胞受人戮耶?”
群犬遂皆热血沸腾,耸鬣峙尾,靡不有随饥犬声泪俱下者,不复恶之焉。乃共赴铺户,齐吠曰:“屠吾犬等者必噬也!”
进得铺户,却见一犬卧于台上,一白衣人触之曰:“切记服药依时,莫动伤肢。截肢术者,盖除炎症之后患也……”

薄灯阁主闻知此事,笑之曰:“犬...

【菊耀】长街

#记两月前的一个深夜“清醒梦”,画面提点为主
#请问长街象征着什么呢?

————————
长街很长,西头连着荒地,东头连着海港。

本田菊住在长街东头,他有个邻居,叫王耀。王家的院子里种着一棵槐树,枝叶遮蔽了大半个东院。

两家人哪年成的邻居,没人知道。只据说,当时那树还是一棵巴掌高的小苗。

本田菊小时候一天到晚往王家跑,总是缠着那个比自己大十岁的少年不放。

早上,他们在门廊里肩并肩坐着,风里挟裹着花香。

中午,他们躺在槐树的荫蔽下,看叶间星星点点撒落着阳光。

下午,他们趴在地板上看书、下棋,王耀握着本田菊的手,教他写字。

晚上,他们从探出院墙的枝条下走过,王耀提着一盏灯笼送他回家……

慢慢地,风里的花香浓了,淡了,...

【菊耀】雨悄声落

(又名《哪来的悄悄话给自己加戏》、《我是忠犬小信使》)
#梗源:QQ升级后悄悄话全面关闭
#7/10左右出来的消息吧,三千字写了半个月【捂脸】
#悄悄话视角

————正文————

我住在屏幕里。屏幕嵌在手机里。手机握在主人的手里。下大雨。

主人的大拇指悬空,他盯着窗外。我也循他目光看去,原来是雨点在悄悄落下,天空中牵出了细密的丝线。

主人他沉默了很久很久,终于轻轻敲下了几个字,另一只手的指尖在唇间无意识地咬着。

我知道屏幕对面是谁。

是一个被主人备注为“亲爱的耀君”的人,也是他的特别关心。

——一个连寄悄悄话,都要斟酌良久的特别关心。

我看不到他写下的内容,只知道他为我选了浅蓝的底色,而后轻轻颤抖着手指点下“发送...

谈谈《齑粉》

#写于凌晨两点并忘了发。

看完《三体》以后,鄙人对自己的《齑粉》有了就某一方面而言更精确的理解。

作为突发奇想系的文,《齑粉》本来只有一团不甚清晰的主题。从青丝和白首这浅显的意象,到橱窗里的绿豆糕和水晶球里的月夜——都指代被深爱自己的人杀死后封进玻璃棺的耀——这两句话与先前耀给菊传送绿豆糕、耀站在月光下读书这两个场景做对比,再到耀与红绸一样化作齑粉的(如果拍出来效果不错的)镜头,还有菊孤独的童年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的,对爱的错误理解……
(还有,天空颜色的变化除了反映菊的心境,还顺带吐槽了一下环境问题)
(还有,菊的记忆里绿豆糕“很细很甜”,是想悄咪咪暗示一下菊吻耀时的感觉——毕竟后来耀就成了被菊放在橱窗...

【菊(?)耀】双子之容

#写于去年五月,用了一下午看完《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之后,模仿其文风的脑洞
#耀视角
#近日基本处于三天三行的手残状态,歉

———正文———

我推开门。

沙发上蜷缩的人立刻弹起身,摆出正襟危坐的姿态。可我却注意到了这具瘦小的身体在发抖。

看了资料,他叫本田菊,比我小几岁,表现出轻度的迫害妄想症症状,病因很可能源自于两年前双胞胎哥哥的离奇死亡。

“没事,我不会伤害你的。”用着惯常的安抚手段,我坐在了他对面,打开录音笔,把本子放在膝盖上看着他。因为构不成什么威胁,医院也就没有为他穿上束缚工具,只留着一套松松垮垮的病号服,更显出他瘦弱的身板。

不像有些蓬头垢面的精神病人,就算是待在这里,他的黑色头发也还保...

【菊厨空间站】群宣•迷途彼岸

#由于lofter平台上的群宣几遭阻隔,于是先在此将宣文放出来,再在群宣里走链接

#群号607189833欢迎各位来玩(・ω・)

——————

我盯着自己苍白的手指。

渗血的甲床传来丝丝缕缕的剧痛,每次心跳之后都会加重一分。我想吮去那漫流到第一个指节的血水,看见自己覆盖着尘土的手背,便打消了这种念头。

这是一片雨林,空气闷热而潮湿,身旁的暗处传来细细簌簌的响动。

——在文明社会生活的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

脚下的触觉变了,软软的……

等等,软的?!

反射需要时间。在我意识到该做什么之前,属于捕食者的口已凑到了我的肩上。同时,我被什么东西从绊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朝后摔去。食肉爬虫的腥味愈发浓郁了……...

1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