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齑粉

#突发奇想系列
#知道了“齑粉”读“jī粉”很开心。
#久违的,码字过程一气呵成的文。
——————————

滑车的白色漆壳已经剥离了大半。

本田菊坐在阳台上托着腮,看着斑斑锈迹在空洞的天幕里脆弱地支翘,似乎风稍用力便会让它尽数破碎。

他试探性地伸手去拉那条垂挂在阳台栏杆上的绳索,手指却在半空停顿了下来。

……当蓝天依旧缀满白云的时候,传动的绳索系接的小木盒里,载满了笑容……

本田菊常常是独自待在家里,父母偶尔回来,但永远只是其中一个,而且不久就又会离开,留下他守着空空的房间和空空的阳台……

“嗨!”

在他托腮坐在阳台上出神的时候,有个清亮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本田菊抬起头,是一个男孩,从阳台的栏杆上面探出了扎着小小马尾辫的脑袋,正在朝他挥手。

“你好呀!”男孩笑嘻嘻地喊道。

本田菊抿着笑意点点头……

已经是锈迹斑斑,白漆的滑车,深绿的栏杆,破碎如灰暗的天。绳索最下端垂挂着淡红的绸带,系成蝴蝶结,枯蔫如失水的花瓣……

那名叫王耀的孩子第一次把一个笨拙地包好的包裹顺着绳索降到他面前的情景,依然是历历在目。男孩笑着,棕黑色的发丝沾了汗水,湿贴在他脸上。

“以后,我们可以拿这个来交换东西了哦!”王耀摇摇绳子,崭新的滑车在太阳下跳跃着亮白的反光。

包裹里是他一直想尝尝的绿豆糕,很细,很甜。

那种口感现在还萦绕在舌尖……

本田菊撑着膝盖站起来,灰色的天空粗砺地充盈在他的呼吸之中。

他在这房间里独自活到了高中。父母仍旧偶尔回来,仍旧其中一个。而他在科目之外唯一的兴趣,就是坐在阳台上,托腮,看着邻楼楼上的阳台垂下的绳索,等着王耀在那里出现。

本田菊在自己这边的绳子上拴了一条鲜红鲜红的绸带,因为王耀说,他喜欢红色。

而王耀在他那边挂了一个铃铛,绳索每次滑动的时候,都会传来细密微弱的响声。

……大约是高二的时候,王耀站在阳台上低声读诗,他依旧留着马尾辫,只是小时候棕色的头发已经尽数变成了柔和的乌黑,辫子顺从地垂在他肩上。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需啼……”

月明星稀。在藏蓝色的晚空里,细腻的光晕洒落在那凭栏的身影之上,倒映在本田菊的眼底如梦似幻……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王耀一面柔声读着,一面无意识地伸手轻抚自己的辫梢。

倘若这时有人走进阳台,本田菊定也不会察觉。

……一只鸟,黑色的剪影从灰色的天空掠过。

昔日仰头所见的铃铛,已经不知去了哪里。

被封存在水晶球里的月明星稀,终究不再是月明星稀……

他走回了房间。房里有一张铁床,很高,上面覆着红色的床单。

本田菊揭开了它。他发现自己的手背上又多了皱纹。

铁架,挟持着玻璃匣,里面厚厚地堆满了光鲜的红绸。

红绸围裹着一具白皙的躯体。那身躯光洁柔软,唇角勾着细腻的微笑,一头黑发扎成马尾辫,辫梢被放置在赤裸的肩上。

本田菊隔着玻璃,想象自己在抚摩着王耀的肌肤……

白首不相离。

他已经鬓发灰白,而王耀却永远停在了满头青丝的年纪。

囚禁在水晶球里的月明星稀,终究会褪色。绿豆糕隔着橱窗,细腻的触觉只能在追忆深处回味。

耀君,对不起。

本田菊将额头抵在玻璃棺椁上。

在下这就放你出来……

他摸索着锁孔,手心里早已紧紧攥着濡湿的钥匙。

……就在这时,从外面传来了一阵尖锐杂乱的巨响。

本田菊回到阳台。

锈迹斑斑的滑车坠落在自己脚边,漆皮碎裂一地。

上面系接的绳子瘫软着,而那褪色的红绸蝴蝶结,在日晒雨淋之中早已枯朽的绸带……

在自己眼前化为齑粉。

淡红色的碎片,找不到一丝一毫曾经的痕迹。

本田菊走回房间。

那匣只被自己启开了一条缝。

里面的红绸似乎也在褪色。

而那身躯,正慢慢地变得黯淡。

本田菊打开玻璃棺盖,伸出扭曲僵硬的手臂,轻轻抱起王耀的尸体。

顷刻间,他便在自己的臂弯里,像那红绸蝴蝶结一样……

……化为齑粉。

———END———
想分享一下这篇玩意儿是怎么来的:
今天上午从学校回家的路上,脑袋里突然闪现了曾经很要好的人很喜欢的歌,只有曲调。回家后哼着搜一搜发现是(文中出现了的)《白头吟》,作词人卓文君的那首。正在听着歌收衣服的时候,看见了邻楼楼下的阳台。脑回路一转二转三转,羽狼就掏出了手机码起了提要,准备趁着情绪还在赶紧写。结果恰逢饭点,恰逢家长心情不好,亦恰逢鄙人惹了惹事儿,于是就被关进房间里了,还是反锁。
(忍不住大呼天助我也。)于是就窝在房间角落的地上开始写,一气呵成毫不停顿写了一个小时。
好饿。
【不过当时就感觉万一写出来又没人看岂不是得不偿失?】【绝望地叹口气】
因为是突发奇想产物的拼凑,所以《白头吟》本身的内容和含义跟这篇文其实关系不太大,但若要牵强想想还是勉勉强强有的,欢迎竞猜w
至于是什么导致了菊的扭曲,应该不必多言了。

终于在如今这么忙的学习生活中回到了那种一气呵成码完字的感觉,只是代价有点儿大,唉。

评论(1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