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厨空间站】群宣•迷途彼岸

#由于lofter平台上的群宣几遭阻隔,于是先在此将宣文放出来,再在群宣里走链接

#群号607189833欢迎各位来玩(・ω・)

——————

我盯着自己苍白的手指。

渗血的甲床传来丝丝缕缕的剧痛,每次心跳之后都会加重一分。我想吮去那漫流到第一个指节的血水,看见自己覆盖着尘土的手背,便打消了这种念头。

这是一片雨林,空气闷热而潮湿,身旁的暗处传来细细簌簌的响动。

——在文明社会生活的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

脚下的触觉变了,软软的……

等等,软的?!

反射需要时间。在我意识到该做什么之前,属于捕食者的口已凑到了我的肩上。同时,我被什么东西从绊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朝后摔去。食肉爬虫的腥味愈发浓郁了……鳞皮的冰凉也在贴近,一点点一点点地……

脑子终于能够支配我的肢体了……

可是已经晚了……

我的肺……老天爷他……为啥要这么对我……

就在这时,那东西好像松了绑。能呼吸了,眼前黑白闪动的晕影也散去了些,我瘫坐在地上,却看见那蛇翻卷着身体,试图缠绕……另一个人?

那人背对着我,手里拿着几乎一米长的武士刀,身上是一尘不染的纯白色制服,黑色短发齐耳,随灵敏的步子轻轻扬动着。

——在这阴暗湿热的丛林里,他就像在发光。

被再次激怒的蛇游动着弓起颈部,而他跃到了它面前,刚好侧对着我。柔和的黑色刘海,紧锁的剑眉,颧骨略有凸出,鼻梁直挺,绷紧的嘴角使整张脸显得相当硬朗……

直至一道寒光将我从失神中唤醒。

那蛇怒张的嘴被沿中间劈开了……

——————

“这位小姐,您还好吧?”

我抬起头。

那个男子弯下了腰,朝我伸出了一只手。说的虽是普通话,却有点别扭,但又说不出是哪里的口音。

“我……我……我没事……”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虚弱地颤抖。将要握住那只修长坚实的手时,我看看我手上的尘垢和伤口,再看看他干净的手指,不禁停下了动作。

“不要紧的。”他看出我的顾虑,轻声说道,“附近有水源。”

说话间他轻轻扬起嘴角。一双属于东亚人的眉,弯出了浅笑般的弧度,两只漆黑的眼眸似乎溢出了无比温和的黑色暗光。侧颜的英气在他白皙的正脸上被延续了,如缀饰般垂落在耳侧的黑色鬓发,却又赋了这面容以柔和的感觉。他的声音有些低,但非给人以壮硕感的低沉,只像那种……与心搏共鸣的细雨声。

满脑子除了“好苏好苏好温柔”之外,再找不到能够形容的语句。

他又笑了笑。

我终于感觉到了我脸上的燠热。

“谢……谢谢你。”我握紧了他的手,借着他的臂力让自己站了起来。他不高,并肩站立时我能直接看见他半覆双耳的黑发。那把刀被裹在了紫色的护套中,斜背在他肩上。

“走吧,我们去找水。”他抽回手朝前走着,脚步像猫一样轻快。

“等……等一下!”我迈开依旧微颤的腿,怯声怯气地喊,“我、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那瘦削的白色背影顿了顿。

他回头,笑容宛若早春时节那驱散了寒意的风。

“私は 本田菊です。”

——————

在溪边,我看着他取下挂在树上的铁皮锅,将蛇尸洗净了放在里面,加了水之后再从衣袋里掏出了火柴。

“一定被吓到了,去休息吧。”本田菊转过头,挽起的袖口上有些许金线在柔和地闪烁。

我听话地在不远处抱膝坐下。

不知何时,我开始听从他了。

我,是不是已经将他视为我此时此刻唯一的依靠了……

…………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在溪边的草地上躺下了。菊跪坐在我身边似乎在发呆,那只铁皮锅摆在近处,食物的香气一缕缕地游过来。试探着将自己撑起来时,我才看见,手上有伤的地方已被缠了一层干净的纱布。

——而本田菊的手,就垂在我最近的视野之内。我的目光从他的手移到了他的肩,他白皙强健的脖颈,他俊美的脸……

就像典型的日本人一样,本田菊面颊偏窄,颧骨略微鼓凸。他深邃的眸子低垂着,睫毛在轻轻发颤。一阵风吹过,他的黑发轻柔地拂动起来,竖起的硬领也在抖动着,在我的眼底留下点点温柔的碎金。

“醒了?”本田菊注意到了我的凝视,浅笑着,用他那像是挟裹了清风细雨的,令人筋骨发软的声线问:

“盯着在下,是要做什么呀?”

“我……”我慌乱地要挪开目光,可我的眼却被拴在了他身上,陷入了那名为“tender”的玫瑰色沼泽深处……

“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本田菊不自然地扭过头,轻声说道:

“然后,在下带你回家。”

——————

后面的路,在本田菊的陪伴下,真的顺利了很多。

雨林到了下午很闷热,我扎起头发,也卷起了衣袖。可是他照旧是那件纯白色带黑金绣边的,制服式的衣服。铸了樱花的金属衣扣一一扣紧——包括领口的风纪扣。

“本田君,你不热么?”我见他脸上有汗滴划过鬓发淌下。

“不,不热。”他退开半步,柔声说。

“万一你中暑了,还有谁能带我走出这片地方嘛?”
说出这话,我自己也吃了一惊。

我只在害怕,怕你是虚空之中降临的稍纵即逝的天使……

“有道理。”本田菊笑着擦擦汗,挽起了衣袖。他手臂的皮肤也很白,纤紧的肌束随手肘的牵拉在皮肤下方隐约涌动。我盯着那属于美男子的修长而匀称的——“玉臂”,依然不愿意挪开目光。

“树间金阳下,纤细蕨叶自轻摆,风里舞蚊蚋。”他欠伸着举起双臂,再反手捶捶后腰,“起了风,真畅快啊。”他的刀依旧背在身后,护套的缀脚处,有浅黄的流苏在轻轻飘舞。

“树间金阳下……什么?”

“是在下刚刚的随感。如果用日语读,会很好听的。”

本田菊柔声用他的母语重复了一遍,果然,温和得,就像此时穿过树林的轻风一样……

我们并肩聊着笑着,一直走到了天幕灰黑。本田菊把宿营地设在了一片缓坡的中心,烧起一些蕨叶驱赶漫舞的蚊虫。

“俳句是俳句,现实是现实。”他哧哧笑着,抓起一片大的树叶扇风,“就像赏樱的时候,花瓣和虫子一起掉进盘里的感觉一样。”

他坐下来,将自己的头发一手梳到后面,再把刘海捋平整。

我这才注意到他竟然解开了衣扣。

新月迷蒙的冷光之下,我看见他贴身穿着浅灰的背心。那件薄衣似乎被本田菊身上的汗水打湿了,贴在他胸腹的位置。

他瘦,但丝毫不给人羸弱的感觉。白底金边的竖领环抱着他的锁骨,两块紧凑结实的胸肌随着抬手的动作鲜明可见。

“睡吧。明天早点起来,再走半天就可以出去了。”本田菊用手背掩口,打了个呵欠,示意我在旁边铺好的帆布上睡下,“要不要盖些东西?”

“不冷。谢谢你,本田君。”我乖乖躺下,悄悄盯着他端坐的背影。

——————

可是,我睡不着。

——倒不是因为本田菊。

而是我怕黑……

第一次闭上眼睛之后,我试探性地又睁开了双眼。

本田菊不见了。

独自一人,黑暗的丛林……

菊?

菊!你在哪里?!!

“本田君?”我颤声唤道。

草丛的瑟瑟声回答了我。

“本田君?!”

毫无回音。

一阵夜风冷飕飕地穿过……

“菊??!”

我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这时,我眼前的草坡开始蠕动,渐渐地,一个男子俊气的侧面剪影随着挺直身体的动作出现了。

“在。”本田菊含着呵欠小声应道,“对不起,在下睡着了。”

“我……我怕……”

“嗯。”

黑暗中,从他的方向传来了悉窣的响声。他轻柔的呼吸渐渐近了,我睁大眼睛,发现他的影子正在视野内缓缓放大。

本田菊在我身边蹲了下来。

进而,躺了下来。

“在下就在这里。”他的手指拂过了我的鼻尖,“睡吧。”

我闭着眼随手抓了抓,碰到了像是衣袖的东西,布料光滑笔挺。于是我将它紧紧握在双手之间,倒头睡去。

——————

我走在一条铺了碎石的小路上,路旁有着丝绒般纤软的草丛,尽头是模糊的,似乎属于一棵大树的影子。

这,又是哪里?

我好奇地加快了脚步。黑白褐交接的石块,在脚下幻丽地旋转变换着。

这棵树上的叶子……是浅粉色的?

越来越近了,我能够看见深褐色的树干,和树下一个蓝色的影子。

等等……

轻柔的风吹拂着,送来了一丝一缕清幽的芳馨。几片粉“叶”——樱花花瓣——打着旋儿,慢慢地飘坠下来。

那静立的人深蓝的肩上落了樱花。他不动,任由那一树染了朝霞色彩的云随风逐散,一片片,薄薄地,划过那带着香气的晨空。

“赏樱的时候,花瓣和虫子一起掉进盘里的感觉……”本田菊温柔的笑声,一如此时温柔的风。

我匆匆走近,看见他朝着空气伸出了一只修长白皙的手,那侧对着我的面影,和那个为了我而与蛇搏斗的人,分明一模一样。

那的确是本田菊,穿着一套和服,无声地凝伫在樱树下,整齐的黑色短发温柔地随风扬动……

“本田君?”

——————

“在。你醒了?”

眼前最后一帧场景骤然被眩目的天光取代。紧接着,我所见的便依然是本田菊,依然站在我身边的……

穿着军装,背着刀的本田菊。

“昨天在下骗了你。”他轻声说,“其实昨晚我们就在丛林的边缘。只是,在下觉得你需要休息。”

说话间他局促地笑笑,朝前指了指,补充道:

“再几步就能走出这片树林了。”

“唔……”

仍旧在想着梦里静美如画的场景——和他,我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那么,要说再见了。”他抢了两步,与我面对面。

什么?!!

“等等!!!”我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袖口,“菊……”

“嗯。”本田菊小心地将他的手掌覆在我的手背上。

碰到了纱布的位置,我也并没有任何痛感。

也许已经愈合了。

也许……心里有的,只是不愿让他从我身边离开……

“菊,谢谢你……在这里能够遇到你,真的很幸运……”我垂下头,前额慢慢抵住他血管蜿蜒的手背。

“这是在下的荣幸。”本田菊的另一只手温柔地盖在我的头顶轻轻摩挲。

“为什么要说再见……能不能和我一起走……”我低声恳求着。

“那么,在下也许要走快一些了。”

本田菊俯下身,他那带着笑意的低语就在我耳边悠悠响起:

“在下会在前面等着你的。”

“前面……是……在哪里?!”欣喜若狂的我颤抖着,急急反问。

可是,覆在我手上的体温,正在逐渐消散……

“菊?”

我感觉,手里的衣袖像被一根根抽走了丝线……

“菊?!”

——————

眼前终于清晰之时……

本田菊已经消失了。

这次,真的不见了。

我盯着自己的右手,先前受伤的地方已经愈合了,看不出一丝痕迹。

——就像面前的草坡,看不出他曾经在此踏足。

菊……你在哪里……

我疾步走出那丛林,茫然四顾。

在前面……什么在前面……

我蹲下来,双手捂住那已经不争气地掉了泪的眼。

菊……你说会等我的啊……

就在此时,那清风,又一次如丝般拂过。我觉得肩上落了什么像樱花瓣那样,轻轻的,薄薄的东西……

我将它摘下来,却看见那原来是一只玫红色的千纸鹤,半寸大小。

我抿着唇,小心地拆开了它。

小小的纸条上,是清秀的一行字:

菊厨空间站。

角落还有几枚蝇头小楷:

——本田菊。

我将纸条折好,紧紧捏在了手中,站起来走进了面前的城市。

“在下会在前面等着你的。”

嗯,好。我去找你。

没走几步,我就发现自己闯进了一处从未见过的小巷。

——地面铺着黑色、白色和褐色的碎石,周围养着绒草。

短短的巷子尽头是一扇门,我快步走过去,石子路那素雅却瑰丽的色彩,在脚下变幻。

门是黑色的,上面镌刻着几个端正俊秀的楷体字。

——菊厨空间站。

……“在下也许要走快一些了。”

……“在下会在前面等着你的。”

我回想着本田菊温柔的声音,毫不迟疑地伸手握住了门把。

穿着白色军装的你俊朗的神情……

穿着蓝色和服的你清雅的身影……

那么,这一次……

我会看见,怎样的你呢?

———END———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