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雨悄声落

(又名《哪来的悄悄话给自己加戏》、《我是忠犬小信使》)
#梗源:QQ升级后悄悄话全面关闭
#7/10左右出来的消息吧,三千字写了半个月【捂脸】
#悄悄话视角


————正文————

我住在屏幕里。屏幕嵌在手机里。手机握在主人的手里。下大雨。

主人的大拇指悬空,他盯着窗外。我也循他目光看去,原来是雨点在悄悄落下,天空中牵出了细密的丝线。

主人他沉默了很久很久,终于轻轻敲下了几个字,另一只手的指尖在唇间无意识地咬着。

我知道屏幕对面是谁。

是一个被主人备注为“亲爱的耀君”的人,也是他的特别关心。

——一个连寄悄悄话,都要斟酌良久的特别关心。

我看不到他写下的内容,只知道他为我选了浅蓝的底色,而后轻轻颤抖着手指点下“发送”。我将信封扎好,从他所能见的屏幕里远去。

我顺着信息流奔跑,身边的光点如同雨滴般掠过,看得我心里,忍不住骤然泛起一阵苦涩。

这是主人的第三十三封悄悄话,已经堆满了对方的匿名消息收件箱。

而那个名叫“耀”的人,从来没有打开过任何一封。

主人,你真傻,你真傻啊……

我站在他的收件箱前,犹豫着掏出那封淡蓝色的信签,小心翼翼地放在那一堆或是粉色或是蓝色的信封顶端,扶好,再慢慢,慢慢,抽开了我的双手。收件箱的锁已经很久没有动过,我用指尖抚摩着只有那个“耀”才能打开的锁孔,叹了口气。

“这网速,怎么这么慢。”

主人自言自语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我是时候回去了。

该不该告诉主人呢……

我沿原路奔跑着,四周是无数同伴,他们也在深蓝色的背景里,像星星,像静默的雨。

我不知道他们手里的信签会有怎样的结果,只是一边加快脚步跑向主人,一边看着熠熠闪烁的雨悄声掠过。

主人也是……为什么不鼓起勇气对他说呢!

似乎两人唯一的接触,便是他会给耀的每个动态点赞。

我胆小羞涩的主人啊……

从屏幕里向外看,我看见主人用一双忧郁的眼睛,盯着窗外寂静的雨。

主人,听我说……

“耀”他看上去已经锁了悄悄话,您这样,是在徒劳啊……

我,也很久很久没有收到回复的信签了。在主人把悄悄话全都给了“耀”一人时,就已经没有回复了啊……

“耀君能看到的话,也许会感觉开心很多。”主人看不到我,也挺不见我的声音,只是低下头柔声自语道……

在那之后,我一直没有接到送信的任务。主人依旧是日复一日地,仅仅停留在给“耀”点赞的那一步。

他趴在床上不停刷新着悄悄话时,那满脸期待却又一次次失望的表情,让我想替他哭一场……

——直到信息流沉寂已久的源头突然找到了我。

主人……

我朝沉睡的主人所在的方向冲去,可是却一头撞在了屏幕上。

主人!主人!

有个事情,我想让你知道!!

就在我着急的时候,趴在褥子上睡觉的主人慢慢睁开了眼睛。

主人!!

我握拳敲着屏幕,大声喊他。

他的确抓起了手机……不过,并不是因为我。主人打开了空间,先给耀的动态点了赞,再随意地轻划屏幕看着其他人的动态。

……我看到,他的手僵住了,漆黑的瞳孔也突然扩大。

“真的吗……”他用指节刮了刮鼻尖,漆黑柔和的刘海随着咬住嘴唇的动作而轻轻拂动。

我看着他的表情,不禁叹气。

是真的。主人。

悄悄话,要关闭了哦……

果然他立刻点开悄悄话——毫无疑问是给“亲爱的耀君”,开始打字。

我只知道他打下一句话之后又再将它删去,反复思虑着每个字,连脸侧的黑发也被他揉乱。

没用的没用的……

我焦心地在屏幕里踱步。好想冲出这一扇透明玻璃的阻隔,再狠狠打他一拳,可是我除了在这一方小小的世界里焦躁不安,什么也做不了。

主人你好傻……耀他已经不会再看悄悄话了……每次我去送信签,收件箱还是堆得满满的……

我的恼怒似乎起到了一些其他的作用。只觉得周遭一白,下一刻,屏幕通道就在我眼前被关闭,像门被关上一样。整个系统闪退。

也许才过了两三秒,平日里冷静迟缓的主人重新打开了通道。面对着一片荒芜的输入框,他皱着眉头,放在口里的指尖已经快被咬破了。

这一次,他写了很久很久。

系统一共闪退了两次。第二次,大约是在他快写完的时候。

那时,他的表情已渐渐舒展了,嘴角也挑起了笑意。

在那一秒,雨依旧静悄悄地落下。

但那扇门却瞬间在我眼前关上。

我替主人揪心,可是仍旧没有任何办法,将失去的时间和文字补回……

再次打开通道时,主人哭了。

他黑色的眸子里满是泪水,嘴唇颤抖着,鼻尖潮红。有泪慢慢爬过他的眼睑,从外眼角流过颧骨……

落在了透明的屏幕上。

我将指尖贴在那两滴泪水的位置,看见在它周围有氤氲着贴伏在有机玻璃上的一小圈雾气。在大的椭圆形水珠旁边,有星星点点的圆形溅痕,围绕在四周……

就像细雨飘落时,窗上的水迹。

主人抿紧了唇,伸出手指抹去屏幕上的泪水。被咬得红肿的指尖浸在泪滴之中,鼓胀的一点牙痕愈发湿润而真切……

我张开手掌,隔着屏幕轻触着他的手指,看他含泪继续打字,只觉得心里一阵阵隐痛。

可是这次,他很快就打完了。

我捆扎着信封,为消息盖上了粉红色的签纸。

一种诡异的冲动让我抓起信签飞奔出去。回头看看,屏幕外的大雨渐行渐远。最后,只剩一个嵌在深蓝色天幕之中的,小小的方块。

方块里一定是主人关切的面容。

手里的信签很热,那抹鲜明的粉色像个活物般在我的手心里颤抖。我将它贴在胸口,感受到了一股正在搏动的温度。

四周很安静,如星河般涌动的信息流此时看起来却是彗星稀薄的尾迹,在深色背景下闪烁着淡淡的银灰。

我沿着已经无比熟悉的路径奔跑,稀疏的光点在远处掠过,空阔辽远的深蓝色,此时愈发显得蓝了。我就像是在破晓之前的晨空里穿行,怀里紧搂着一抹跳动的热。朦胧掠过的微光,比起满目纷繁流星,更觉得梦幻……

梦幻却苍凉,就像悄无声息的雨幕,浅灰色调,迷蒙了眼前的一切。

而那亮粉色鲜艳的信签,则是雨中的荒原里,唯一的火苗。

我很快就到了收件箱集群的地方。喘了口气,我取出了怀里那羽温暖,一面走,一面放在手心里端详。

这是最后一封信签了。

功能就快要关闭。从此,我也再不是主人忠心的青鸟,而将成为屏幕后面一个透明数据构成的存在……

我加快脚步,跑向那个已经有了三十六次来往的地方……

却还是晚了些。

一股浓重的铅灰色雾气由远及近,覆盖了信息流的尽头。而后,又像个巨怪一样朝前爬动着,经过的地方就像留下了蜗牛的尾迹。在那灰色痕迹之中,原先的一个个信箱,信箱里的每一封信……

都只剩地面上,空心圈的钉痕。

“耀。”我咬牙喃喃对方的名字,“最后一刻就请您看看信箱吧……”

没有回音。

我捏紧了手里的信签,上前几步想要将它放在收件箱周围堆得满满的纸片里。粉色的信封还在发热,在我的手指间轻轻鼓动着……

那锁已经有些锈了。

我双手捧着信签,在“耀”的收件箱前蹲了下来,再把这发着热的粉色信封,慢慢地放置在各色信签的顶端。

为我的主人最后祈祷一次,祈祷奇迹发生……耀能看见……

风雾刮来了。

我没有动,只是盯着那信封在深灰色浓雾中闪烁的微光。

收件箱被雾埋住了,那些从箱里漫出的信签却骤然升腾而起,穿出雾气,在灰暗的世界里画着一个浅色的圆圈。

正在飞旋的每一封信,都包裹着一句不愿当面说出的秘密……

我扑进去,从旋转着渐行渐远的信封中间,抓准了那温热的粉色……

灰雾里就像风眼样平静,我仰脸看着那未打开的收件箱和收件箱四周的各色信封慢慢升高,汇入雾里星河般泛光的残骸流之中……

深灰的天上赫然是一条微弱的银河,悄无声息,竟像雨丝般,在氤氲的气体中浮动。渐行渐消。

最终,风雾之中仅剩漫天雨幕,模糊了我的眼。

我低下头,在这终结的时刻,在谁也收不到的地方,打开了那个信封。

它还是很烫。

我抚摩着镌刻在信签上的白色字迹,终于读懂了它的温度。

屏幕外的世界也好,信息流的源头也罢,终究不能因我和我的主人而作出任何改变。就算是一颗真挚的心,也会被灰雾吞噬……

主人在叫我,可我已经回不去了。

两边的门都被锁上,我只能永远留在这片雾中,陪伴着主人的最后一封悄悄话……

依旧下大雨。

手机依旧握在主人的手里。

屏幕依旧嵌在手机里。

而我消失在屏幕里。

雨悄声落,冲走了一切痕迹。

————END————

【后记】
磕磕绊绊断断续续写完的,估计挺多虫欢迎用力捉(・ω・)ノ
大概是一个讲错过的故事。(其实悄悄话对菊也有感情的,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来)
至于菊给耀的最后那封悄悄话写的是?
……鄙人也不知道啊(。)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