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原创角色】沙上草

*全程未出现角色名,无视角转换注意。
*鄙人三党,这一年都会比较忙,旧坑抽空填,新东西估计基本以这种形式,请诸位见谅。
*是最近看了一份关于某位边防部队连长的资料,而突发的脑洞。
*喜欢题记这句话里面包含着的一些意思(stop,停止自吹)。

—————正文—————

沙丘上有绿洲。
                     ——题记

面前那片曾经枯黄的草丘,如今又是郁郁苍苍。深绿之中,甚至带了些潮湿而黯淡的颜色。草,无人践踩。肆意蔓生着,竟像他支翘的黑发。
漠漠黄昏。我手中的酒,浓稠如浆,猩红若霞。
墨绿的草尖挑起血红的露滴,恍然间眼里又是那年那抹不褪的颜色。
是绿衣濡湿时,深深的红褐。

信来了。有点怕。
手指上依然沾染着他喜欢的烈酒那浓厚的气味,我用这样的手,慢慢撕开了信封。
两封信。
天暗。灯光发黄。
水渍周围的溅痕,在灰白信纸上。

风起,拂过金红的沙。
草在轻颤,像急促的喘息。
沙地上堆起了小丘,小丘上嵌入了草种,草种里绽出了细芽……
漫漫黄沙中,绿茵的岛屿凝立着。
我蹲在草丘前,抚摩着刚硬的草茎扎人的刺尖。

绿草上一片浓红的霞光。
恍惚。深绿的粗布料鲜血淋漓。
他在这里站了十三年。
又在这里睡了四年。
我伏在草丘上,额前一阵隐痛。
好像它记得抵在他肩上时的感觉。

黑色的风。
细沙的黄白掩不住他颈侧的暗红。
却渐渐淹没了他染作棕褐的绿衣。
我有了两对父母。

三杯酒。
碎石砾沙已经化作泥土。
沙丘上,有绿洲。

———END———

和平来之不易。

评论(8)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