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解释】《沙上草》是在讲些什么?

一个月(03天)前的更新今天来解释,写了好几个周末,不过只够交代个意思。
不需文链,以下粗体字是原文。
关于9/3七十二周年纪念日更新的解释。

故弄玄虚导致各位看不懂的鄙人,
可能只是条装X狗(。)

—————正文—————

沙丘上有绿洲。
——题记

(在这里做一个概述:这篇随键,讲的是一位边防军人祭奠战友时的所见所感。行文是由天色提示的时间顺序+插叙,穿插回忆。)


面前那片曾经枯黄的草丘,如今又是郁郁苍苍。深绿之中,甚至带了些潮湿而黯淡的颜色。草,无人践踩。肆意蔓生着,竟像他支翘的黑发。
(开头就是“我”视角的长了草的沙丘。黄昏之时日光晦暗,草丘深绿发黑,又因作了战士之墓,不会有人践踏。而“我”看着这荒草,不禁想到他。)
漠漠黄昏。我手中的酒,浓稠如浆,猩红若霞。
(天色,时间,“我”在做什么。)
墨绿的草尖挑起血红的露滴,恍然间眼里又是那年那抹不褪的颜色。
(暗示“我”手里的酒不是拿来喝的,而是拿来祭洒坟头的;描写透明的酒在草尖留下的一点液滴折射出夕阳的红色。)
(私心,鄙人异常沉迷这种画风。)
是绿衣濡湿时,深深的红褐。
(绿军装变成红褐色,证明染了血。)
(嗯,血。)


信来了。有点怕。
(这里比较…晦涩。原本还有一些复杂化的剧情,后来一并省了,所以这六个字就显得比较难懂,但是鄙人想表达的是“我”依旧没能习惯没有了他之后的生活这类含义,估计没能传达到。败笔。)
手指上依然沾染着他喜欢的烈酒那浓厚的气味,我用这样的手,慢慢撕开了信封。
(“我”为他洒了酒,手上留着烈酒的味道。说明这一节发生在上一节之后,并非倒叙插叙etc.。)
两封信。
(家人给远戍边疆的儿子寄信。但对“我”而言,是两对家人。信一封给“我”,一封本来属于他。)
天暗。灯光发黄。
(暗夜是人心最为软弱的时候。“我”在此时拆信,此处的夜为下一段提供条件。)
水渍周围的溅痕,在灰白信纸上。
(“我”在流泪,任由眼泪滴落在信纸上。)


风起,拂过金红的沙。
(金红色是日出的色彩,利用景物交代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夜。)
草在轻颤,像急促的喘息。
(鄙人喜欢让人物的感受和身边事物同步,因此这里其实在说:“我”看过了信,此时看着这新一日的朝阳,想着他再不可能知道这一切,于是伏在他的墓前竭力忍住哭泣。)
沙地上堆起了小丘,小丘上嵌入了草种,草种里绽出了细芽……
(“我”的回忆。当年他牺牲后,“我”和战友们一起将他安葬在边疆的土地。为了保护他的躯体也为了纪念,“我们”在沙丘上种下了草。现在,“我”在回想着绿草逐渐长高直至沙冢成青坟的过程。)
漫漫黄沙中,绿茵的岛屿凝立着。
(“我”的回忆之中他的坟墓最终变成的模样和眼前的情景重合,回忆部分结束。)
我蹲在草丘前,抚摩着刚硬的草茎扎人的刺尖。
(提一下忍住哭泣时常有的转移注意力的动作。)

绿草上一片浓红的霞光。
(朝霞落在荒漠中孤零零的草丘,两眼含泪的迷蒙之间,“我”看见了下一段所叙的场景。)
恍惚。深绿的粗布料鲜血淋漓。
(应该不必再多说。)
(“我”的思绪回到了他最终定格的模样。)
他在这里站了十三年。
又在这里睡了四年。

(他在边疆戍卫了十三个年头,牺牲在四年前。)
我伏在草丘上,额前一阵隐痛。
(鄙人写到这里之前的时候,想起了之前曾经被脸朝下duang在草地上……所以当时草尖扎在身上谜之有点痛的感觉写进这里了。在说“我”把额头抵在他坟头的场景。)
好像它记得抵在他肩上时的感觉。
(鄙人之前听过一些年轻士兵说军营里的生活,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个兵春节时想家了,他的班长就把铺盖搬来陪着他睡了一夜,暖哭QuQ…所以这里就是“我”在回忆他对“我”好的那些点点滴滴吧。)

黑色的风。
(①《军师联盟》第十九集司马朗病死瞬间时的黑白滤镜深入人心,写到这里时鄙人脑内画面就是黑白色调的。②回忆中的“我”,脑内的画面似乎也是黑白的。)
细沙的黄白掩不住他颈侧的暗红。
(下葬。沙砾逐渐掩埋战士深绿的躯体,可是细沙拂过裂开的脖颈时被血粘在了伤口上,泥土黄和石英白混杂镶嵌在血渍红之中的拼色感。)
却渐渐淹没了他染作棕褐的绿衣。
(画面:一铲铲黄沙倾倒在战士冰冷的尸身,逐渐把那深绿的军装掩埋。)
我有了两对父母。
(他死后,与他感情深厚的“我”,将他的家人视作了“我”的家人。)

三杯酒。
(是在用祭洒三杯酒来概括整个祭奠过程,用一次祭奠过程来概括四年来“我”对他的纪念。)
碎石砾沙已经化作泥土。
划重点:这句有两层意思。第一个是这四年间,他的坟茔从黄沙堆积的沙丘到绿草茵茵的青坟,而掩埋他的沙石已经被草种——和他的尸身——软化为有机的土壤;第二个则是,曾经那大荒草漠危机频频的边疆之地,在——与他一样——为国捐躯的战士的守护下,变成了对常人而言和平的地方,也是国家不容侵犯的疆土。)
沙丘上,有绿洲。
——既然作了题记,就意味着是有深意的语句了。

(“沙丘”,既是此时草丘四周的沙地,也是他当年荒芜的坟墓,又是“我”在他四年以前牺牲时最初的心灰意冷,还是当年国家边境动荡不安的场景之影射。)
(“绿洲”,则既是指他现今生满绿草的坟茔,又是“我”眺望红日初升——还记得上上节第一段的朝霞吗——时心中燃起的热情与希望,大抵是“你这一生未完成的愿望由我和战友们一起实现”,也就说明“我”会继续为国戍卫边疆。)(以下继续)
(此外,他的坟墓是一片草丘,而这里的“草”,还可以理解成边防战士的象征,作为人类,在灾害和战争面前他们是脆弱的;可是作为守卫疆土保卫和平的战士,他们又像戈壁滩或荒漠上生长的草,风沙无法将其或说其意志完全摧折。)
(同时,这句话中的“绿洲”也是在指代如今国家边境的漫漫疆漠之上多了和平,少了动乱,也蕴育了发展的希望。)

—————————

完成这篇随键是在九月三日,无心插柳凑到了这样的日子。
七十二年前,人们用鲜血换来了和平。
而这七十二年来,坚守在边境的战士一直在维护着这付出巨大代价才得来的东西。

和平来之不易。
守之,亦不易。

在这个依旧存在乌云的世界,我们之所以觉得自己生活在阳光下,只是因为有人用生命,替我们推开了黑暗。

相关荐书:《灿烂千阳》By卡勒德•胡赛尼

———END———

P.S. 以后怕是会月更乃至几月一更(´・_・`)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