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溶尘(记梦中梦)

#还能好好相处好好发糖吗?嗯…或许能。

———正文———

王耀戴上口罩走近了屋角。

一堆书陈旧地凝固在那里。

模糊的窗玻璃透入暗色的光,触不到这处时间的角落。

最上面是一本空白的日记本,淡青色的绒封面已经沾满了灰黑色的尘。他看了看,拈起一角,毫不迟疑将它丢进了身边的纸箱。

这房间他已经收拾了两天,却只扔掉了一箱东西。他总是要停下动作,盯着窗外朦蓝的天幕,许久。

日记本下面是一盒贺卡,塑封套冷冰冰地看着他,里面的竹木色包装丝毫没有褪色。

王耀双手捧起盒子。

书堆骤然坍塌,扬起的飞尘让他扭过脸去。

尘埃落尽的废墟里有什么带着金属光泽的东西翘起了一角。

礼盒装的速溶巧克力粉。一百包规格,深蓝色的毛线花纹被透明塑料盒封得严实。

就像被通透的樊笼封锁的过去。

塑料盒上贴着模糊的保质期,王耀算了算。已经过期两年了。

他抚摩着本来光滑的包装。

沾了满手的尘泥剐进心窝。

“……你去的地方冷,热巧克力记得每天喝一包。等你喝完这一盒,我就又能见到你了……”

王耀掀开外包装,再洗了手。

盒盖边缘生了锈,指尖上缠绕着一股铁腥味。打开时的声音很刺耳。

香草巧克力浓郁的气息扑面而来,蓝白色的小纸袋凌乱地堆在盒里。

他拣起一包,在指间捻了捻。

袋里本应细腻柔软的粉末,已经受潮凝结成了一整块。

王耀攥紧了手中的纸包。

原本就枯涩的两眼愈发酸胀。

“……记得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我等着见到你……”

那封未寄的信躺在他记忆的墙角。

“……菊,虽然只有三个月,但我还是会想念你……要保重哦。”

纸包在手里变得湿软,巧克力的凝块愈发坚硬。隐痛。

“从此以后每天我都要写日记……和你见面的时候,就送给你……”

王耀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透明的汁液中缠绕着棕褐,匆匆从指间淌下如流沙。

像玻璃掷落在地的水珠斑驳。

雪白的大理石,猩红的液滴。

细小尘埃溶作一地血海。

王耀醒来的时候已是上午。

房间窗帘紧闭,微弱的阳光,枕头上一片深色。

脆弱的双人床积了三年的尘。

———END———
写到后面真的有种梵高的感觉。
嗯…菊他……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