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末日之末

#大约是半年前的文

环境问题。

污浊的空气中弥散着这个词。

王耀咳嗽着醒来。他感觉到了洒在自己的土地上,一天比一天灰暗珍稀的阳光。早已病入膏肓的他,只是在其他人面前咬着嘴唇不愿发出一丝一毫求助的声音。

因为,他们也一样。

地球也一样。

他吃力地睁开眼,抬起身体。

动作中,他沉疴缠身的肢体似乎很难再听从他的使唤,而他毁损了一大半的肺也在发出抗议。

真疼啊……

我是不是快死了……见过那么多国/家的死去…终于到我了么?

王耀扶着床沿站起来,支撑着洗漱更衣。他的手从衣柜最右侧那套最正式的纯黑色西装上滑过,又滑回来取下了这套正装。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是…想见那人一面?

明明是兄弟,是一衣带水的邻居,见个面也要这样正式,真是可笑。

我们……是不是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了啊……

换好衣服打开房间门,他就看见客厅的世界地图液晶屏上,有一块地方成了灰色。

代表着国家死亡的暗灰这些天越来越多,多到不足为奇。

然而这一次,王耀险些栽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那一片灰色上面用黑色的印刷体写着国名,是好像讣告文头一样给人以压迫感的粗体字——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良久,他才浑浑噩噩地再次抬起头,映入眼帘的事物却让他陷入更甚的恐慌之中。

液晶屏最顶端开始闪烁红色的大字,写着:气象专家确定,这是地球上最后一小时的阳光。

王耀重重地叹口气,走了出去。

他站在某个庭院的一扇竹扉前,犹豫了一会,还是抬手敲敲,等待着里面的回应。

作为发达国家,本田菊早就把他的子民送去那个新发现的“第二个地球”了吧。

——换言之,作为一片国土,他已经死了吧。

令他意外的是,打开的门后出现了那个黑色短发的身影,穿着黑色五纹和服。

就像在为这个世界服丧。

两人对视着。

距离红字出现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にに。”

本田菊终于开口了,眼角有某些发亮的东西顺着脸颊流下。

他缓缓地走向王耀,动作中脚步的颤抖告诉了对方此刻的他有多孱弱。

又过去了十五分钟,王耀觉得自己已经站不稳了,某些东西正在飞快地流失,他知道这是他的子民在通过各种方式——包括死亡——离开地球,而一旦他们散尽,自己也就会和阿尔一样,成为死去的一片土地。

“菊……”

王耀颤声呼唤道。

他伸出两手,像是没有力气再保持站立的姿态一般。对方立刻抛却了之前所顾虑的一切,上前抱住了他。

虚弱的两具身体相互支撑,王耀缓缓地将自己的手指穿过对方的黑发,鼻尖轻蹭着。

“にに……にに……”

本田菊喃喃着,伸舌轻舐着兄长的嘴唇,似乎想要从舌尖上传来的那种干裂中,回忆那曾经的触感……

千年前,年少的自己曾在两人相拥而眠时,顽皮地试图像个大人一样吻住王耀的唇。得逞之后,他得意地咯咯笑着“好软啊”,额上却收到了王耀送来的十几个爆栗。

“小白痴,你这可是把你最最最珍贵的初吻奉献给哥哥了喔——”

兄长口中不停斥骂着,眉梢眼角却有着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百年前,那是轻狂的自己,和那场永生难忘的战争。

雨中,他提着太刀,上面的血渍随着大雨而滴沥而下。他走向伤痕累累的兄长,后者无力地抬起头,想要站起来,却只能无助地再次瘫坐在地。

然而,那对琥珀色的眼眸——那对平日里那样温柔地看着自己的漂亮的眸子——似乎在灼灼燃烧。

他缓缓地在王耀面前蹲下,伸手拉起对方细瘦的手指。

“にに。”他探过身轻轻亲吻王耀带着血腥味的唇。尽管脸上都是混了血水的雨,那嘴唇却仍旧像龟裂的土地一样干涸着。

突然,兄长使出了全身的气力,伸出伤口层叠的手臂推开了他。

“不要这样。”

声音颤抖着,语气却是非同寻常的坚定。王耀面无表情地转过了脸,再也没有说话……

十年前,世界会议结束之后,他在退场的人潮中看见王耀一直坐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一动不动,不发一语。

他礼貌地同阿尔道暂别,快步走过去碰了碰兄长骨骼分明的肩。令他惊愕的,是王耀在这一触后,居然软若无骨地倒了下去。菊惊慌地蹲下来,让对方可以靠在自己身上,再站起身将兄长扶住,小心地搀着近乎昏迷的他走进了会议室旁边,空无一人的休息区。

“我的肺已经不行了……身体的其他地方也是……快要……垮了……”扶他坐在皮制扶手椅上,王耀突然嗓音发虚地开口,不知道是不是在把自己最柔弱的一面,展现在这个曾经的敌人面前。

“耀君……にに……你不会走的……不会的!”

吻着兄长的脸颊,他抛弃了东瀛人的矜持与拘谨,不停地喃喃着王耀的爱称。而对方虚弱地偏了偏头,两人的嘴唇就碰在了一起。

本田菊一阵心惊。

兄长的嘴唇,是冰凉的……像死人一样的冰冷……


“小菊……你的呼吸里……咳……有血的味道……”

王耀轻轻别过头,避开对方热烈得过了分的亲吻。


还是在菊的家门口,还是在世界的最后,只不过……

倒计时,一分钟。

眼前开始模糊,好像几乎所有的子民都离开了,王耀再也无力站住,索性背靠在了墙上。而本田菊顺势前倾身体,鼻尖摩挲着对方的鬓角,享受最后一刻的亲昵……

“我爱你……”

王耀嗔笑着攀住弟弟的后颈,身体的虚弱让这无力的笑容显得那么孱弱却又是那么惹人怜惜……

“在下也是。”

紧紧拥抱在一起,两人甚至没有注意到阴云的笼罩,直到——

世界陷入一片永恒的黑暗。

他们搂抱着,停止了呼吸。

—————另一个地球—————

几百年过去了,新地球上的人类开始了寻根之旅。

吸取了上一个地球因他们的祖先而覆灭的教训,这次,不同的国/家之间少了冲突,都在为保持这个环境的舒适整洁而努力——

真正的“地球村”。

这天,第一艘驶向旧地球的宇宙飞船来到了那个蔚蓝星球。百年前掩盖地球的乌云早已褪去,海洋被污染的黑色也随之消退,陆地上没有动物,没有人类,只有一些绿色植物存在。

他们绕着地球飞了一圈,在亚洲的上空停下了。

看看舷窗外的景物,再对着某古文物——地球仪——的复制品看了看,他们惊诧地瞪大了双眼。

“看中国和日本应该在的位置。”一个人指了指地球仪,再指指窗外。

“天啊!真的是……难以置信!”另一个人凑过去看看,再招呼道,“你们两个,别整理数据了,先过来!”

闻声抬头的两个宇航员放下手里的记录册,走到窗边看看,惊讶地张大了嘴。

他们可以看见,舷窗外,中国和日本这两片国土此时此刻是紧紧贴在一起的,若不是地球仪的指示,他们会将它们认作同一片土地。

“真是奇迹啊,就像拥抱的兄弟。”一个是新地球的日本人,他掏出相机对着这片景物,拍了好几张照片。

“也像依偎的爱人。”另一个是新地球的中国人,他擦擦眼睛补充道。

这时,亚洲的土地在地球的自转中触碰到了阳光。当然,太阳也笼罩着这艘飞船。

那两个亚洲人还站在窗边,他们胸前的姓名牌在太阳的光辉下,耀眼地熠熠闪光。

一个写着“本田菊,JAPAN”。

另一个写着“王耀,CHINA”。

#最后这里真的很猎奇…啊,当时极力追求呼应和巧合的那个自己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