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2016圣诞贺文】红白手杖糖

今晚,是平安夜。王耀坐在电脑前,焦急地用手指揉搓着下嘴唇:

今晚对于他而言,一点也不平安。

屏幕上,编辑正在催要的文稿,只有寥寥几行。可是交稿的最后期限,正是明天。

这可不是一个多好的圣诞礼物。

想起编辑失望的眼神和接下来几天即将变得更差的伙食,王耀抓起了手边冰凉的纯黑咖啡。猛灌几口,苦涩让他本能地抽抖着肩膀,胃部传来了一阵习惯性的闷痛,连带着头脑也有些发热的晕眩。

王耀支撑着书桌勉强站了起来,一步一挪地走出房间。听见浴室里的水声时,想要洗脸的他只能转身去厨房满足这个需求。

灶台上方的架子上摆着两个装砂糖的白色罐子。空的那个,上面写着他的名字,而另一个半满的糖罐上,贴着一块写了“本田菊”的标签纸。其余的物品,也是如此。一同居住的两人,除了锅具、灶台、浴室、地板和天花板之外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严格分开的。

冰冷的水在同样冰冷的空气中蒸发,而窗外传来那周而复始的圣诞歌声,更加重了这分寒意,王耀舐舐自己干裂的嘴唇,拖着步子回到了房间。

累……

手指像是黏在了键盘上,吃力地举起摁下,举起摁下,却又皱着眉头劈劈啪啪敲打着回格键,把寥寥几个字的小小成果不满地尽数删去……

不知过了多久,屏幕上的文字终于这样艰难地添了五六行,王耀揉着酸痛的眼睛,摸索着握住了咖啡杯再抬手扬头将小半杯咖啡像喝酒一样,故作痛快地一饮而尽。

后仰腰部的动作唤醒了他的尿意。王耀再次站起来,因腿脚的麻木而微微摇晃着穿过客厅,走进了卫生间。

洗手时,王耀看着镜子里憔悴无比的自己,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一个,“平安夜”。

王耀踱到茶几旁边,想要把自己的那个热水壶拿进房间里冲咖啡。他打开盖子查看了里面的水量,还有半壶,够一杯咖啡用的。

金属的壶底有一圈圈的环纹,在水下泛着流动的光晕,像很多只瞪着自己的黄眼睛,随着手的颤抖而起伏游动着。王耀盯着它们,感觉自己胃里突然狠狠抽动了一下。

被某种恶心骤然席卷,王耀赶紧放下水壶,一手扶着茶几一手立刻捂住了腹部,轻轻按压着向下抚摩,好不容易才压住了作呕的感觉。可是,刚刚放下手,王耀就又觉得头昏脑涨,平时安静思考的那个器官此刻像被卷进了离心机一般。天旋地转,他慌张地抬起双手想要揉按自己胀痛微跳的太阳穴,然而,就在他刚刚松开手的时候……

两腿突如其来的一阵酸软,王耀站不稳身体,只能像被抽去骨头一样不由自主向后躺倒。后脑磕在冰凉坚硬的瓷砖地面上,本来昏痛的头又多了一种钝痛,还更加糟糕地引爆了先前勉强压下的恶心。王耀双手抱头,只觉得心跳越来越浮越来越快,头痛欲裂浑身无力,胃部在异常地蠕动着想要呕出什么东西……

这是……低血糖……

是王耀愈发晕眩的头脑里仅剩的清晰意识。

不行……不行……今天……是菊打扫卫生……

自己所暗自倾慕的那张脸在脑海中模糊晃动地浮现,王耀竭力做着吞咽的动作,担心那张冷峻而优美的脸在面对自己时,会露出嫌恶的表情。

“哈啊……哈啊……”

心慌,手脚发冷,虚弱的肢体根本无法让自己站立。王耀喘息着在地上颤抖地翻滚,想要挪到房间里,自己的背包前。

好像……里面有几块糖……

只不过,眼前的视野像是被暴风雪的日子纷纷扬扬的灰白色雪片充满,什么都看不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滚到了什么地方……

“耀君……!”

迷蒙中是本田菊担忧的呼喊。但是,王耀感觉耳中有着几千万台老旧的收音机在嗡嗡喳喳地鸣叫,对方温柔而焦急的声音,也很快被淹没在其中再听不见。他竭尽全力想说些什么,但全身剩余的体力只能让他无力地闭上眼睛,进而不省人事……

…………

王耀醒来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未睁开眼,他就觉得自己的口中含着什么细长的东西,硬硬的,还有一处180度的转弯。他试探性地挪动舌头舐了舐它,再吞了口唾沫。

好甜……

糖果的味道使得他好奇地撑开眼睛,然而,这一个决定却击穿了他本已脆弱的心脏——

这根手杖糖弯曲的一端在自己嘴里,另一端,则被本田菊噙着。他撑在自己身体上方,两人的嘴唇之间估计不过二三厘米的距离。

见先前处于休克状态的王耀这么快就睁开了眼睛,本田菊也有些懵了,叼着那支糖慌乱地移开了目光,打开了手机屏幕。

溶化的糖水一口口灌进了食道,王耀恢复了许多,也有力气用疑惑而埋怨的目光盯着对方时,本田菊把自己的手机举到了他的眼前,仍旧不敢正视他,只能轻轻勾起羞涩的嘴角。

王耀含着手杖糖,抑制着心里极度的兴奋吞咽着甘甜的汁液,读着对方匆匆写下的备忘录:

“不要惊慌。现在的场面是因为先前耀君的嘴唇是紧闭的,在下唯有用自己的唇,才能把这块糖送进你的口中。今天是平安夜,在下本来也想冒险对耀君说出的一些话,已经放在了短信里,尚未写完”

王耀抬起手想自己点开“信息”图标的时候,被本田菊无声地制止了。他收回手机,打开准备发给对方的那条大胆的信息。

“圣诞快乐,耀君。并且……不知道耀君是否这么想,在下就趁着这样特殊的时刻把这句压抑在心中很久的感情表达出来吧。只是,如果耀君没有这种感觉,那就当作是在下的真心话大冒险惨败好了,请不要背负压力,抱歉了。”

王耀惊愕地睁大眼睛,看着本田菊放下手机,将双手撑在自己身侧,缓缓地低下头。他仍旧噙着那根手杖糖,于是,嘴唇也就顺着糖棍的方向小心翼翼地向下滑,向下滑……

似乎是一个世纪过去,本田菊,终于突破了那二三厘米的距离。

王耀捂住了心口,只觉得心跳比低血糖发作时还要快。更强的力道冲击着他的胸腔,他感觉眼前又开始模糊,不过这次,是由于极度惊诧而发白的视野中,不住浮现的彩色光晕。

口中的味道,是越来越浓的,属于糖果的甘甜……

“耀君,你呢?”

本田菊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乜斜着眼在备忘录里急急敲下这几个字,再举到了对方的眼前。

“唔哎簌(我也是)……唔哎簌……”

王耀嘟哝着,双眼放光。他又摸索着抓住了对方的左手,在手背上用指甲轻轻划下了一个“M”,紧接着便是一个“E”。停了一会儿,他看着本田菊的神情,咽下了口中愈发甜美的汁液继续写道:

“TOO”。

本田菊眨眨眼,突然俯下了身体,在王耀的嘴唇上更饥渴却更温柔地按压交叠着。唇舌厮磨,互相抚弄着对方鬓角的手指点燃了这个夜晚,那支手杖糖也在火热的吻中渐渐融化……

好一个平安夜。

王耀闭上了眼睛,满足地,听着窗外无比温暖的圣诞歌声。


后记:这天晚上,王耀一边精神抖擞地赶稿子,一边吃着本田菊喂进自己口中的饼干和糖块。时不时,他会被轻轻捂住眼睛,紧接着,就会尝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很暖,很柔和,带着糖的味道。

此后,家里的两个房间,一个用来睡觉,另一个用来储藏多余的物品。厨房里的白色砂糖罐上,贴着一支毛毡卷成的红白色手杖糖。

评论(2)
热度(39)
  1. 欧根痴汉青瓷羽_在找回文力的道路上人仰马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