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七年七秒七天

#整理旧文的时候发现了去年三月的一篇文
#是在志愿者活动回程的路上写下的,感觉印象特别深的是那时车窗外很有气氛的雨
#孤儿和志愿者的设定


“耀君,在下终于找到您了!”


黑色短发的少年把一枚有些磨损的铜质鱼形徽章双手递到王耀面前,朝他鞠了一躬。


“你是……?”


他拼命在记忆中搜寻着,无果。


“耀君还记得七年前,您去一个孤儿院做志愿者碰到的那个,您说“有些孤僻”的,叫做本田菊的孩子么?那就是在下啊……您在生物课堂上讲过鱼,特别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是完全错误的……后来想要送礼物时发现什么都没带,却还是摘下了书包上的鱼形徽章送给在下……所有这些,耀君都不记得了么?”


王耀只是茫然地摇摇头。


“算了吧。”本田菊的同伴催他离开,说,“也许他从来就没有把你放在心上过……”


他们走了出去,在楼道里碰见了王耀的邻居。


“你们还去看望他?”邻居问。


“怎么了?”本田菊疑惑地反问道。


“你们不知道他失忆了吗?每七天就会忘记之前所有的事情……”


在邻居的叙述中,菊知道了耀为什么对他表现得如此冷漠。


就在七年之前的那一天,王耀从孤儿院返回的路上,他被一辆卡车撞倒,当场昏迷。


醒来之后,他失去了几乎所有的记忆。


后来,他发现自己就算新生了回忆,也只能保存七天。在那之后,一切就再次从零开始。


鱼的记忆只有七秒……


这句话在本田菊的脑海中不住地盘旋着。鱼形徽章被他紧紧攥在手里,不规则的边缘嵌进皮肤,有点痛。


第二天,听见敲门声的王耀打开门,看见面前站着一位黑发少年。


“请问你是?”


王耀显然是开始了下一个周期,就连昨天的事物都无法记得。


“在下名为本田菊,是来陪伴您的志愿者。”


“好的,小菊请坐。我去给你倒茶。”


趁王耀在忙活,本田菊将手指轻轻探进口袋,抚摩着那枚徽章。


耀君您说过,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是完全错误的。


那么…您会记起来的吧……


就算,就算鱼的记忆真的只有七秒…那么在下甘愿做围裹着鱼的水,不管过了多久都在您身边……


也许终有一天会听见耀君说……


“我记得你,上周你也在呢……”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