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また君と

#去年八月的文,配乐同名,安利w


忍受着闷热,在下是满面笑容不知悲伤的玩偶……

自那件事发生之后,本田菊每天都会穿上玩偶服站在这条路边,从晚上七点,到凌晨四点,再穿着它,独自一人默默地走回去。

他,在等一个无法等到的人……

夜晚,一个在这天没有路灯的街区,本田菊还像往常一样站在那里。其实在那样的黑暗中,他除了那些商厦的标牌之外什么也看不见。

所谓的等待,只不过是个习惯。

腿脚的酸麻告诉本田菊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半左右,他应该坐下,休息一会,再像以前一样独自回家,独自洗漱,再抱住很久没洗过的那个人的枕头,想象着那人的黑色长发在自己怀里轻轻摩蹭,想象着那对琥珀色的眼眸在自己怀里幸福地闭上……而独自入眠。

可是,每晚这样颓废的自虐,除了让自己更为那件事而不舍之外,别无作用。

四周的商业大厦不夜的霓虹灯,装点着身外这繁华的城市,却装点不了玩偶服内那颗荒凉的心。

“啊,是熊猫!”

清亮的声音从厚重的布料外有些模糊地传来,本田菊吃力地抬起头,却什么也看不见。

“这么晚独自一人坐在这儿,遇到你也是缘分啊……”

隔着闷热的服装,本田菊听见那声音近了,还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轻轻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我有心事……”那人的话音带上了哭腔,“如果不介意,可以让我在你身边倾诉一下么?”

本田菊伸出自己毛绒绒的右手,摸索着抱住了对方。

对于菊自己,没人愿意疏导他,才会导致每天晚上的颓废吧。

那么,倾听一个同样颓废的人,至少会让对方好一些吧……

“是同意了吗?”本田菊听见那人破涕为笑的惊喜的声音,“你真好……”

“其实整件事不知道是谁的错处,但是我和他的分开是那时候必然的事实,也许我们两人都做错了什么,可是,可是……”

和自己相似的经历。本田菊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可是我还是恨他……所以想要做一个了断……只是,后来,我却觉得并不想再以任何方式见到他……我……该怎么办……”

更加惊人的相似了。

这些话戳到了本田菊最心痛的地方。

他的爱人王耀也是这样因自己而离开的,却没有给自己丝毫挽留的机会。

“我们很像啊……”

听那人抽抽嗒嗒地说了几分钟,菊终于开口了。他伸过左手,搭在右手上相当于拥抱着对方,开口轻声说:

“也是和爱人分别,只是在下一直非常后悔呢,后悔不应该对他做出那样的事情……”

本田菊将声音放得很慢很轻,把这些天来所有关于“如果能够重来,在下会怎么做”的思考说了出来。

“如果……如果他像你这么好……”那人呜咽着说,“我……我现在就去找他了……”

“说不定呢。”本田菊摸索着摸了摸对方的头发,“在下和在下的那位是不可能了……但是祝你成功哦。”

“谢谢你!”那人站起来,又蹲下身隔着玩偶服抱了抱本田菊,“已经快要四点半了,晚安,好心的熊猫。”

本田菊也拖着酸痛的膝盖站起来,低头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关上门,脱下玩偶服和里面的薄T恤,他无力地趴在了床上。搂住王耀曾经用过的枕头,嗅闻着上面逐渐变淡的爱人的气味,本田菊的眼泪缓缓爬过了脸颊。

刚才的那段对话,让他比往常更加心痛地悔恨着自己的错误,也更加渴望王耀能够出现,渴望在他出现的一刹那抱住他,向他道歉……

可是仅仅只是渴望。

第二天,本田菊维持着昨晚的姿势,抱着王耀的枕头醒了过来。

窗户,自从王耀走了之后从来就没有打开过,房间里的味道也随着他的颓败而颓败着,本田菊——以前最爱干净的本田菊——无心打扫,只是收拾收拾纸笔电脑数位板这些画画的工具搬去了客厅工作。

就连他最近用于交稿的漫画,也带上了颓废的风格。

而后,晚上还是照常的熊猫服,还是照常的等待,还是照常的……

“熊猫,你好呀!”

那人在三点钟左右出现了,一见面就扑过来跟菊拥抱了一下。

“去和你的他见面了么?”本田菊透过熊猫的嘴,只能看见对方肩膀以下的部分。

“没有……”那人落寞地叹了口气,回答道,“我……我还是恨他……”

菊示意两人坐下,自己还是像昨晚那样,伸手抱住了他……

于是,和昨晚相似的倾诉,长谈,和昨晚一样伸出毛绒绒的手掌为他擦眼泪。

接着是和昨晚一样的告别,和昨晚一样落寞地独自一人回家……

第三天,第四天……

一个星期以来,本田菊听着那人说起爱人的语气,从满口的恨意,到些许的后悔,再到越来越强烈的惋惜和不舍……

终于,在一天夜晚的长谈之后,那人——就像是做了非常大的决定——深呼吸几次,开口了:

“这段时间……真是谢谢你。”他的声音很轻很轻,“我……我现在知道……我已经不恨他了……”

本田菊也屏住呼吸,认真地听他说下去。

“所以,我,明天就去他家。”他兴奋地拍着手说道。

“嗯,恭喜你哦。”本田菊在熊猫头套的遮盖下笑着说,“如果在下有你这样的勇气,就不会像个痴情的疯子一样天天无用功地守在这里了……”

“如果你不守在这里,世上就会多一个痴情的疯子呢。”那人回答道,“所以啊,我好想知道,在这个熊猫服装下面是怎样的一张善解人意的脸呢。”

“明天你就不会在晚上出现了吧。”本田菊突然说,“其实,在下现在发现自己……有些舍不得你了。”

所以,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也是唯一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了啊……

他站起来,双手抓住头套,闭上眼睛慢慢地向上拉。

听见一声划破空气的惊呼,本田菊有些奇怪地睁开了双眼。

面前的人,有着一头梳成马尾的黑色长发,有一对此时写满惊讶的琥珀色眸子。他,就是那么熟悉的,那么让自己魂牵梦萦的——

王耀啊!!

“小菊?!”

“耀……耀君?!”

本田菊闭上了眼再缓缓睁开,没错,面前还是自己最爱的那个人。

“该说的,这些天来都对耀君反反复复说了几遍呢。”菊强颜欢笑地哽咽着说道,“耀君如果不恨在下了,那么,可以接受在下的歉意,并且……再度和在下成为爱人吗?”

本田菊试探性地伸出了一只手。

王耀一边擦眼泪一边笑了笑,伸手握住了。

进而,两人在不夜的霓虹灯下,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那彩色的灯管,装点着繁华的城市,也给那两颗原本荒凉,却在此刻紧紧连结的心,映上了彩色的光焰。

——また君と,再度和你。

评论(1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