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辅助生殖

#去年…大概是四五月份的突然脑洞?
#虽然是渣到不行的黑历史但还是扔上来好了
#人教版生物选修2是个好东西hhhhhh



【一根红杠】

“还是……没有。”

女人把验孕棒丢在洗手台上,转过头看着自己的丈夫。

“王耀,究竟是你还是我的问题?”

扎着马尾的长发男人默默无言地转身走开,叹气声在这狭小的居室里清晰可闻。

他知道答案。

是他。


【一条细绳】

就好像狼会走到树丛里舔舐自己的伤口,王耀从另一个地方搬来这里,为了掩盖过去而和一个女人结了婚。

没有人知道他发生过什么,就连自己这个没有爱的妻子也不知道——

他爱男人,而且是特定的一个。

他的爱人叫本田菊。

确切地说……是以前爱吧。

自从那一次的虐爱过后,王耀就离开了对方。

那时,本田菊用绳子捆住了他的手腕和脚踝,这并不让他奇怪,因为以前他们也这么做过。可是……

可是紧接着,菊就拿起了一条透明的细绳,仔仔细细地绑在了耀的下身,交叉着勒过了囊袋再在茎身底端打了一个结。

这种属于高危的性虐,本来需要一个代表紧急停止的安全词……

可那天,不知怎的,他们都不记得这回事。

直到王耀由于下体的剧痛而在半个小时后昏厥过去,本田菊才最终给他松了绑。

然而,他忘了那条给爱人带来无限痛苦的绳子。


【一次诊断】

王耀被猛然惊觉的本田菊送进医院时已经晚了。

医生在检查了发黑的那里之后,沉重地断言:

“睾丸受到重度创伤,精曲小管60%已坏死,极有可能导致生育障碍。”

王耀不记得自己和本田菊是怎么走出医院的。

他只记得当天晚上,自己就收拾行李离开了对方,买了一张车票去到另一个城市。

他在那里扎根,为了逃避过去而娶了一个女人。

可是当她想要一个孩子的时候,王耀却无能为力。


【一场结合】

王耀在踏入人类精子库分部的那一刹那,就想要抽身离开。

因为那里的那位医师和本田菊是那样相似。除了暗红褐色的眼眸之外几乎一模一样。

“在担心您的妻子?”那人问,“放松一些,小生会尽力的,而且能够保证极高的成功率呢。”

王耀麻木地点头,又摇头。

“对了,您和您的后代无权得知供精者的身份信息;同样,他也没有权利了解您的情况。”

公事公办的一句话,在辅助生殖手术结束之后的惯例。

王耀点了点头,瞥见了金属制储精桶里面空掉的袋子。

上面的姓名标签被撕去,只留下了编制的号码。

但是那个标签还剩一块残骸粘在袋子上,写着——
一个“本”,还有一个草字头。

他尽力不将它放在心上。


【一夜谋划】

“黯君,今天……小生看见了你的弟弟王耀。”

本田葵在电话里低声说:“小生还是选择把本田菊捐赠的东西给他的家庭,究竟……到底……对不对?”

王黯在电话那边点了点头:“一段时间前,本田菊来我负责的站点捐赠精子的时候与我聊了天。得知我是王耀的哥哥后,他说自己一直很后悔,一直想要对耀道歉,可是担心耀不会原谅他。”

“这样……”葵对黯说,“是时候让他们再次见面了。”

“不。”黯回答,“需要等。”


【一个孩子】

孩子是出生了,但是……

随着他的成长,王耀却陷入了一片混乱的泥沼之中。

那个孩子,容貌上除了他妻子的成分之外,有着偏软的黑发,偏白的脸,瘦小的身材,还有——

一对纯黑如黑曜石的眼眸。

本田菊。

王耀的脑海里盘旋着这个词。

噩梦。

可是与其说是恐惧,倒不如说是……

王耀在思念他。

模模糊糊的一种思念,虽然他们的爱以痛苦结束。

而这个孩子无疑提醒了他。

他对妻子说:“我们离婚吧。”

“这样低劣的我,无法和你相配,而且为了你,为了你找到更好的男人,让孩子和我一起生活……好吗?”

他说。


【一日相逢】

这天上午,已经独居的王耀带着那个和本田菊无比相像的孩子,走在几乎空无一人的街上。

随着孩子越长越大,他妻子的容貌特点开始削弱,而菊的长相在那个男孩身上却愈发明显。

他总是在儿子面前自嘲地说:“其实你身上没有我的一丝一毫,你也许应该管那个名叫本田菊的人喊爸爸。”

而他在照顾这个孩子的时候,总会产生一种令他在清醒之后觉得有点恶心的错觉——

这个孩子就是自己和本田菊爱情的结晶,可本田菊抛弃了他们。

他说不清令他恶心的,究竟是前者还是后者。

突然,有人撞到了他的肩膀。

王耀立刻回过神来,却瞥见了和自己擦身而过的人惊慌的黑色眼眸。

什么?!

“本田……菊?”

他看着那个落荒逃窜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他的儿子听见了,于是朝着那个背影大声喊道:

“本田菊——”

此话一出,王耀的心脏骤然停了。

那个背影似乎也是一样。

王耀伸出手想要捂住儿子的嘴,可是那个孩子阴差阳错把这个动作认作了鼓励,因此,他又更大声地喊:

“爸——爸——”

王耀觉得自己彻底失去了力气,只能看着本田菊缓缓地停住脚步,缓缓地转过身,抬眼……

他朝着自己走过来……

王耀想要跑开,可是他的儿子还站在那里……

菊走到了对方面前,未等王耀有所动作,便——

低下头,微微弯曲膝盖,逐渐折起双腿……

扑通。

本田菊跪在了地上,双膝着地,就在王耀的眼前,低着头,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神。

“算起来……已经有七年了吧……”

他惨然一笑。王耀看见了他下颌上划过的晶亮液体。

“憎恨的保质期是多久呢……?”

本田菊轻声说,话音到了最后竟成了哽咽。

“耀君……噢,这个名字太久太久没有提起了……”

他抬起一只手遮住了双眼的位置。

地面上,他的身前早已被泪水染湿了一片。

而王耀只是木然地站在那里。

“耀君……”

本田菊颤抖着肩膀:

“对不起……对不起!!!”

王耀伸出手想要扶起他,却又犹豫地缩了回来。

“不过,在下也无法再介入你们的生活了对么?耀君已经有了妻子和孩子,而在下对于你们已经是陌生人了……是这样么?”

本田菊一边流泪,一边挑起嘴角凄惨地微笑着。

“并不是噢。”

“不是的。”

两个声音传来,本田菊和王耀惊诧地抬起了头。

葵扶起了菊,而黯伸手轻轻压住了耀的肩膀。

“两只孤狼……”本田葵开口道,“是可以聚在一起,互相舐伤的。”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