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尤爱你的眼眸

#去年二三月份在等待治疗结膜炎和角膜炎的诊室外码出的东西w
#杀人犯菊x侦探耀
#似乎是对于阴暗气氛不成功的尝试【笑】


我是个侦探。

一个正在偷东西的侦探。


我潜进一个房间,那里异乎寻常地整洁,不是一个连环杀手应有的整洁。

是的,这是一个杀人犯的房间,他是日本人,叫什么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已经连续杀掉了五个人,今天又多了一个。他的特点是手段残忍却点到为止,不虐尸,看起来也从不清理现场,但是从来没有能够把他抓捕归案的任何蛛丝马迹。

这就是我来的原因。作为一名侦探,我要看看这里有什么能够暴露他行踪的线索,毕竟侦探也要拿工资,假如再发生第七件谋杀案,我在警局里的这个位置就再也坐不下去了。

我翻窗进去。

里面的书桌上放着一本牛皮笔记本,我伸出戴着医用手套的手,轻轻掀开封面。

扉页上是日文的这句话:

尤爱你的眼眸 哪怕以千万人为代价

我有些疑惑地继续向下翻,看见上面用黑色胶带粘住的照片,似乎都是警局资料库里的死者。旁边写着他们的姓名,年龄,和极其详细的介绍。奇怪的是,每张照片上的人眼都是被黑色胶带贴住的。

再往下翻,我惊恐地发现那六个人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若是……带走这本本子,那么他就终于能够被抓捕归案了!

我想当即带着它离开,却又鬼使神差地想要继续往下看,慢慢地……

翻到了最后一页。

牛皮本从指间滑下,訇然落地。

那里,用樱花色的胶带贴着一张警员证。上面是我的照片。

旁边写着:

姓名:王耀
年龄:XX
职业:探员
标签:猎物

用黑色钢笔写的就是以上几行,剩余的空白处都用粉色的铅笔写满了我的名字……

“耀君。”

轻柔温和的声音却犹如最可怖的狼嗥鬼哭。我头皮发麻。

“看看署名,你是绝对不会想要将它带走的。”

我低下头,看见牛皮本的封面上,赫然刻着——王耀。

“你究竟想怎样?”

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怎样。”

他从暗处走出来,我惊愕地眨眨眼,不敢相信。本以为会是一个獐头鼠目容貌扭曲的变态人物,可他看起来是和我同龄的年轻人,五官清秀,面容似玉。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对眼睛。

那两粒黑曜石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光彩。

“你的眼睛……?”我轻声问。

他愣了一下,答非所问:“其实在下什么都看得见。”

那对深如潭水的眸子正对着我,在那里,深处,如同沸腾的岩浆般,闪烁着热烈的光芒。

我有些害怕,再次问:“你…你究竟想怎样?”

微笑着,他翘起嘴角,将我推到了墙上。


力道惊人,笔记本不知何时到了他的手里。


“只想要你。”他说。

“尤其是你的眼睛,琥珀色的珠宝,它们,太美了。”

我把手指悄悄探进衣袋,慢慢地按下了报警器的按钮。

几个全副武装的特警破门而入。

是的,我早有防备,一旦我按下报警器,守在门外的他们就会闯进来搭救我。

这次,也是缉拿杀人犯。

他却只是愣了愣,接着就用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在下真喜欢耀君的小把戏。”

…………

“耀君,耀君你还好么?”

温和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还有身上温暖的搂抱:“一醒来就心神不宁的,是做噩梦了?”

“嗯。”我把这奇怪的梦讲给他。他听着,似乎弄出了些响动作为回应。

回应吗?我不知道。

因为,我看不见。

所幸,他看不见。

本田菊把一本牛皮封面的笔记本藏进了床头柜,这样想。


真相:
耀君以前的确是侦探,前面的搜查也都是事实。小菊被抓的第二天,耀君醒来就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一同袭来的,还有自己记不起任何事情的事实。不得已退出警局,后来和易容过后的小菊在一起,但是不知道对方就是让自己失明失忆的人。
而小菊是Psychopath,精神变态者,由于自己带缺陷的眼睛,而嗜好搜集眼球。


#顺便,上一条的百fo点梗,请大家踊跃点菜QnQ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