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弗兰耀斯坦•三

王耀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对方的嘴唇堵在了口里。本田菊噙住他的唇,纯熟地挑逗着,牙齿轻轻勾勒噬咬着他的唇瓣,舌尖划过濡湿的嘴角。

对于菊的主动,耀有些疑惑,却很快反应过来。

哦,由于偷懒,取向基因他给本田菊用了自己的片段。

怪不得。

唇舌的抚爱令王耀如坠梦幻,他从未想过有人能这样像对待恋人一样如此温柔地对待自己,他也就闭上双眼任由那舌在口腔中灵活地游走。

直到觉得满意了,本田菊才松开他怀中脸颊绯红的人儿。

“还觉得孤单吗?”菊抿抿唇,笑问。

“不了……”

王耀小声应着,低下头像个羞涩的女孩一样扯着对方的衣袖,顺从地被领回了卧室。

当晚,被幸福充盈的他从后面搂着对方的腰,沉沉睡去。

可是本田菊睡不着。

他觉得自己体内传来了一声轻响,就像薄冰碎裂一样,轻微,却似乎惊心动魄。

第二天早晨,趁王耀还在睡,本田菊出于好奇翻了他实验室的抽屉,在里面发现了成堆的稿纸,密密麻麻的,看起来都是编排基因的草稿,有的在最上面写着“藤蔓”,有的写着“猫”,但是那些的最后一页都写着一个红色的“作废”。只有那份写了“菊”的是一直编排下去连涂改都少见的一份。

奇怪的是,旁边总是有一些潦草的注解,看起来却并不是和这项研究相关的内容。

尽管继承了王耀的一部分生物才能,他却还是不理解这些编码的含义,于是尽力将它恢复原状放回去。

那抽屉的最下面藏着一份病历,之前本田菊没有注意到。

封面是某心理治疗机构的名称,下面写了“王耀”。里面大多是空白的,唯独开头的几页写了字。其中,第一页有一些描述症状的文字,日期是八九年前,大约是王耀十三岁的时候。

最后一行,是一个单词。


———TBC———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