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弗兰耀斯坦•八

王耀生气了,他使出全身力气想要把本田菊推在床上,却被对方扯倒在自己怀里。两人在被单间翻滚着,嗔笑着佯装打骂,直到王耀体力不支,趴在对方的胸前喘气,本田菊才安抚地轻拍着他的背,低声问:

“耀,讲讲你自己好吗?”

王耀气喘吁吁地答:“有什么好说……不过我记得第一次听说自闭这个词是在几岁的时候,邻居对我的父母说'这个孩子该不会是自闭吧?'…当时我的父母什么都没说,却——我知道——在偷偷观察我。”

话匣子一旦打开,就再也收不住了,他直起身让自己的呼吸通畅一些,这才喋喋不休起来,语句还不够通顺,对于他,却已经是非常大的进步了。

“很快,我就发现他们对我很失望。几个月后的一天,我突然很困,只想睡觉。然而当我醒来,我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是另外一座房子。

“那座房子里只有一对夫妇,男主人从来不跟我说话,而女主人充当了他的翻译。他们两人之间交流的却是另一种语言。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日本人,我以前的父母把我遗弃了,或者说是卖给了他们。

“到了十三岁的时候,也许是我太少说话,也许是我又做错了什么,他们带我去做了个测试。结果出来后,他们还带我去做过康复治疗,然而……”

他顿了顿,叹口气,继续说:

“两年后的一天,他们不见了。只留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地址。

“就是这里。他们发现我在这方面有天赋,于是就给我留了一些书。那时我十五六岁,却没办法上学,只能自己研究那些书籍,每晚出动去商场后门的流浪者货架上拿第二天的食物,终于,三年后,我在地下室建起了自己的研究所。

“我喜欢分子生物学,尤其是基因。我从基因分析开始,一点点地发现微观世界,也开始揭秘自己。以前我总觉得自己——除了语言交流障碍——和别人不一样,却不知道原因。后来,我分析自己的基因,在取向片段发现自己是同性恋……释然了。

“后来,经授权下载了电子—基因转换程序之后,我开始尝试着把一些简单生物的DNA合成出来,后来到了复杂的生物。我也开始尝试用基因序列指挥基本物质合成生物,从大肠杆菌,到果蝇,到小鼠,最后,也是最成功的,就是你。”

王耀抬起头,双臂勾住本田菊的脖子和他接吻,他爱上了这种嘴唇与嘴唇温柔的摩蹭。就像他很久以前爱上合成生物学一样,没有原因。

“在你之前,我其实基本没有和别人说过话……”

他意犹未尽地松开对方的唇,继续说道:“我害怕和别人聊天……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但是自从小菊你……你说爱我……你吻我……你……你和我做/爱……我就感觉自己心里有一扇门彻底打开了……菊……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我把你造出来……而你却让我重生……我,我爱你……”

他困了,缩进对方的臂弯里缓缓闭上双眼。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敞开心扉说了这么多话,欢媾之后的疲惫和打破自闭的冲击让王耀再没了继续说话的力气,迷蒙地轻蹭着对方的胸口,在爱人的怀中睡了过去。

这时,本田菊的心脏突然一阵绞痛,脊椎似乎也在喀喀作响,他竭力忍住才没有叫出声。

他深吸一口气,就把那种疼痛平复了下去,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还好只是心理痛而已……仅仅只是心理问题……

本田菊不再去想,而是抱紧了怀里的王耀,吻了他勾起笑意的嘴角。

一切如常,却又有太多不一样。


———TBC———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