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丁酉元宵贺文】红豆馅

#求人来看一眼说两句啊QAQQQ
#由于母上在“写作业”的鄙人身边突然出现,本来仍旧在当天于lof公布的元宵贺,变成了24小时9分钟后的元宵贺…


斜照,江米如雪。

手指,灵巧地分出一个个犹如明月的玉白色小珠。锅里暗红的稠液,汩汩翻涌着红豆沙的甘甜。

屋前,夜露初凝。

“食得元宵,再去赏焰火,如何?”他抚弄光洁的糯米,喃喃自语。

窗外,月上柳梢。

陶土已然冷却,他将砂锅小心地放置于手边。长柄细勺随腕沉下。

“今年依旧是姜汤,如何?”

回首,口角含笑。

一枚汤圆被他捏在指间,似是吃饱了熬煮的红豆馅,滚圆。

“嗜甜的家伙,可要当心你的牙齿。”他眼眉微垂,把它们一颗颗投入水中。

耳畔,爆声渐响。

“元宵熟了,小心烫。”盛出两碗半透明的珠月,他看着白瓷碗里琥珀般的汤汁幸福地喷吐热汽,“红豆馅里,加了许多冰糖,你会喜欢的。”

小勺舀起一枚,眼神中逐渐泛出自豪的微光。

“吃完,我们就出去看焰火。如何?”红豆的气息在口中弥散。

“嗯,小菊,慢慢吃。喜欢的话,锅里还有几个。”

房外,有泪如雨。

“王耀他……每年都会这样么?”

“是的。”

“别担心。等到先生踏出门外,看见满目烟花时,就会记得了。”

“为什么?”

“十年前的元宵节,本田菊在大哥的提议和注视下,过去捡起并检查了他们买来,燃完,可是尚未爆尽的……'哑炮'。”

“他……就这样受到了刺激。于是,此后,这个时节对于耀先生而言,永远定格了。”

暗夜,烟火冰凉。


—————
感觉“贺文”二字应该打个双引号,因为不算是贺了呢【躺】并且,想了想关于小菊的死因,大抵是烟花爆炸烧伤头面部、颈部或者胸腔导致抢救无效吧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