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半小时情人•三

#鄙人是在纠结要不要更新的,后来……还是忍不住了
#因为并非连续更新所以丢一波前文链接:
一:http://f-celadon.lofter.com/post/1e7366a2_e11d71b
二:http://f-celadon.lofter.com/post/1e7366a2_e2e5531

以下是正文:


夜的羽翼遮蔽不住角落的灯光。

笔尖在纸面上方划动着空气,犹疑,坚定,再次犹疑……

他唾湿左手食指指尖,伸长手臂用它拨亮了墙角油灯的灯芯。

“怎么,小兄弟?”邻床用手背压了压发炎的眼睛,打着呵欠,用一向以来亲昵的称呼含混地唤道。

“有些想家了。”在这个像兄长一样对待自己的佐官面前,他却只是小心地说了半句实话。

“唔……可是想念母亲的饭团了?”

本田菊一笑,不语。

家?应该是“家”。

他又笑,嘴角轻轻挑起了脸颊上的一抹赧红。没有铁丝网,有他和王耀,远远不止半小时的……家。

灯,暗黄。

黑色油烟衬托中,本田菊的面孔所现出的白皙,在那个佐官看来,愈发像是属于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很快,这里也是我们的家了。”

本田菊听见邻床的一句嘟哝。不明不白的,不知是蹩脚的安慰,还是什么未知的预言……

“本田,睡觉吧。不要去想太多了……有些事情,终究会发生的。”邻床坐起来,揉着布满血丝的那只眼,“可以帮我去外间拿药么?”

本田菊点点头,余光瞥见对方的眼因畏光而惺忪地紧闭,便将信纸匆匆塞进了枕头下面。

他的枕套里,已经攒下了三十二封未寄出,也无法寄出的信。

W区旧楼里搜集到的红框白纸信封,军营里售卖的牛皮纸信封,和自己用稿纸折出的信封堆放在一起,右上角用纤细的笔迹写下了日期。信封上的地址虽不是母语,却在他次次重复的书写中,变得犹如本能。每个信封的正中间,都有三个端正的汉字。是笔尖带着按捺不住的希冀,在纸面上重重留下的成果——

王耀 收。

取药回房,脚步有意放轻。隔着虚掩的门,邻床还在揉按自己的病眼。

熄灯。本田菊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探入枕套,拇指让一个个信封在食指侧边滑过,默数着。

一个也没有少。

他满意地抽出手,倒头睡去。

梦里,依旧是铁丝网的彼岸。

———TBC———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