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家居五题•去渍剂

#家居五题的最终章
#菊和耀的关系愈发让人有乱想的欲望……
#有些小小的隐喻【笑】


——————
【去渍剂】

王耀记得,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几近午夜,那时还只是弟弟的本田菊跌跌撞撞地冲进家门,浑身都是酒醉的人腥苦的体味。衬衫被弄脏了,纯白的衣料上有一片深红色的酒渍。

“菊,怎么喝成这样啊……”他皱起眉头,扶着本田菊的手肘,让对方躺卧在沙发上,“把衬衫脱下来,我去洗,你先睡一觉好了。”

“干脆扔掉吧……”本田菊半闭着眼,含糊地回应道,“洗干净……太累……にに……”

——最终还是王耀把沉沉入睡的弟弟托在臂弯,解开扣子扯下了那件染酒的白衣。

蘸了去渍剂的手指在污斑的位置用力揉搓,王耀看着酱红色的垢迹被蓝色透明的稠液尽数覆盖,于是抬起手背蹭去额上的汗滴,把脏衣丢到一边静置,再拧开水龙头洗了洗手。

水声的掩盖下,似乎有趔趄的脚步,不容置疑地靠近了。

“菊?”

话音未落,本田菊的躯体已经贴在了他背后。带着酒气的粗浊喘息,像是撕食猎物的捕食者,就在耳边贪婪地湿热着。

“住手……停下……本田菊……你疯了吗……我是……我是你哥哥……”王耀做着徒劳的挣扎,被对方从身后搂抱着渐渐拖进了房间……

本还以为是把我当成了什么人……

王耀的指尖轻轻张合着,去渍剂的浅蓝在上面缠绕。他浅笑。

结果……他当时……说出的……说出的那些话……

“にに……我终于能够……”待他转头想要推开对方之时,弟弟舐着嘴唇,这么说。

迷离的黑色眼眸深处,染尽了那种被称为“欲念”的神情。

那时……我的心那么凉……但又是那么……热……

他把带着香气的稠液在暗红的痕迹上搓开,无奈地勾唇。

菊,这也许是一向拘谨的你,此生唯一一次,越轨的行为了……

他想起,在那种事情发生之后,自己拖着疼痛的身子,轻轻擦拭着床单上淡黄色的液体。满足了的本田菊在他身边熟睡着,面容温和得与刚才那个施暴者判若两人。

一种从绝望的深处升起的情愫,如同扭曲之藤从心底攀上。王耀把沾脏的纸巾扔开,俯下身,抚摩着弟弟——爱人——汗湿的黑色短发,吻了他含着笑的唇……

如果那时我拒绝你……会怎样……

他盯着白色衬衣上暗色的污迹,喃喃自语。

可惜没有什么如果……我们……已经变成这样了……

王耀恨自己没有发现那种迹象。

我一直以为你给我的是项圈……直到现在才明白那是项链……

口舌翕动,混乱的借喻之中,他捏紧了本田菊的衬衫,倒在了地上。

菊……我也爱你……

菊……求求你……回到我身边……

沾着蓝色稠液的纯白布料上染着斑斑点点的暗红。

——血迹的颜色。

太多了……太深了……太厚密了……

王耀抽泣着,徒劳地揉搓着那件染血的白衣。

已经,再也洗不掉了……

———END———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