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名为羽狼【鞠躬】||
APH 极东
原创妈
猫武士一部曲 狮白 火灰
请多指教【鞠躬】

【菊耀】半小时情人•五

#上次更新还是二月份呢orz
#感觉着眼点越来越小了很担心以后会不会写不好大场面【哭泣】
#附上前四部分的链接:
一~三:http://f-celadon.lofter.com/post/1e7366a2_e315efb(点开是三里面打包了一和二的链接x)
四:http://f-celadon.lofter.com/post/1e7366a2_e4d59b1


———正文———

“你在做什么?”刻意压低的嗓音愈发急切,“这段时期,这个时间,你跑到这里……是找死吗?”

一双冷酷的眼睛。

此前,王耀从未在校长的脸上,看见过这种冰凉的神情。

探照灯下,无处可逃。

“请您……听我解释……”王耀的声音依然带着哭腔,又因恐惧而颤抖。

教职可以不要,但自己二十多岁的生命,不甘心在次日随着枪声,在众人的注视下,草草结束。

“求您……听我……”他不敢抬眼注视那苍白的光芒下过于刺目的凌厉,只得双手掩面。

双腿一软,他几乎跪了下来。

哭求变成了软弱的抽泣。

“你……也是,想和亲人见面吗?”

突如其来,轻颤的,比任何时候都要柔和的声音。王耀抬起脸,看见校长朝他伸出了一只有些战栗的手。

探照灯雪亮的白光下,中年男人理发之后粗砺的发梢显得浓黑,可是黑发之间银白的斑块却犹如针尖集聚般,泛出了亮光。他直到现在才注意到,不复年轻的校长深凹的眼眶里,蓄着混浊的泪。

“也是……?”他悄声重复。

“我女儿。”校长抚着对方的肩走进了暗处,蹲在地上,低哑地喃喃道,“拉封锁的时候,她没能赶回来。”

王耀抱膝,默默谛听着。

“最近,我觉得愈发不安……不由自主一遍遍回忆着她的面容……她小时候坐在我膝上读英语……'A for apple,B for black'……”

他跟随着校长的低语想象着女童稚嫩的声音,和满头黑发的男人注视着她时满溢着幸福的表情。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伦之乐吧。于他而言遥不可及的,于如今而言不能幻想的,快乐。

“前些日子还有大学那边的电报,可是这几天连电报也没有了……我真的很担心……我好想见见她……哪怕就只一眼……我也想要见见她……”

“听说K派和C派又开始冲突了。”

王耀的手指在沾满尘土的地面上轻轻划动着,分开细碎灰沙的濡湿的指痕染黑了深青色的石板,犹如分隔在R区和W区之间那无情的区界线。他刚要开口说出更多,指尖的一瞬刺痛便扼住了他的话头。他抬起手指,搓捻着抹去那灰黑而粗糙的砂砾。

“你听说?”对方反问。

“嗯。”

“王耀,抬起头。看着我。”

他顺从地与校长对视。探照灯的余光下,血丝簇拥的深褐色眸子之中,是属于父亲的柔和目光。而在那深处,担忧的情绪却如同汩汩的暗流。

“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校长哑声说,“但毕竟你在R区,你的亲人在W区……在这时局之下,好好克制你的感情吧。”

“嗯……”王耀迟疑着不愿应声。

灯光,雪白,冰凉。恣肆缠绕的铁丝宛若竖在两地之间的刀刃,泛着残酷而锋锐的寒意。

金属的堤坝彼岸,那些尖利的钩刺,犹如恶鬼饮血的獠牙。

———TBC———
想到从前那些拆散了多少家庭的封锁……

评论(5)
热度(16)